羚羊峽古棧道原來藏著那么多秘密,看完你肯定再走一次!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開微信。點擊 “ 發現 ” ,
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近幾年來,羚羊峽古棧道森林公園逐漸成為市民、游客的熱門打卡點,那你知道羚羊峽古道是怎么來的嗎?

近幾年來,羚羊峽古棧道森林公園逐漸成為市民、游客的熱門打卡點,那你知道羚羊峽古道是怎么來的嗎?本期《宋城懷古》就跟你聊聊遠去的羚羊峽古道。

古時,凡是前來廣東、海南做官的,或是遭到貶官的,大多數都是經長江、湘江,再從廣西進入廣東。然后,他們乘船沿西江東下,來到肇慶府(今廣東肇慶市),再分赴到各地。

兩岸青山相對出,一江碧水自中流。

西江是華南地區最長的河流,乃中國第三大河流,長度僅次于長江、黃河。

在“珠江三大支流”(西江、北江、東江)中,西江是最大的一支,發源于云南省烏蒙山脈的馬雄山,流經云南、貴州,自廣西逶迤流入廣東,幾彎幾直,源遠流長,全長2194公里。

千百年來,這條珠江主干流——西江,滋潤著肇慶大地,哺育了兩岸的兒女。它創造了眾多的社會生活文化,形成了獨特的西江人文景觀。

西江流經肇慶,劈開峻嶺,穿峽出谷,奪路奔流,形成了“大鼎”“三榕”“羚羊”三峽,人稱“西江小三峽”,素有“峽山高峻,峽水如腰”之說。這里,青山相對,層林疊翠,風光秀麗,景色怡人。

羚羊峽,由羚羊山和爛柯山夾西江而成,位于今肇慶市市區東南部。山連水,水連山,集“奇、峻、險、雄、秀”于一身,享有“華南第一峽”的美譽。峽谷綿亙約八公里,河道窄,河床深,兩岸坡陡峻險。峽谷河道寬330米,最窄處僅200米,水流湍急,迅猛直瀉,向人類展示了大自然的無窮威力。

史料記載,羚羊峽地勢險要,崇巖疊嶂,峭壁懸崖,無一線之道可通。東行的船只可以順流直下,而逆水西上的船只就要靠撐篙、搖櫓、架槳前進,更多的時候是纖夫拉纖。來往之人,都視這里為險要水道。

△ 西江日報記者 梁志鋒 攝

每逢西江汛期,羚羊峽洶涌澎湃的河水以雷霆萬鈞之勢,穿峽出谷,浩浩蕩蕩,向東奔流。洶涌澎湃的激流翻滾著,旋轉著,跳躍著,不停地撞擊著巨石,咆哮之聲如悶雷震耳,水流湍急,漩渦滿布。

那時,逆水西上的船只就要靠纖夫登岸拉纖。纖夫弓著腰背,拉著纖繩,一步一個腳印,攀附著樹木,牽挽著陡崖,慢慢地前進。晚上,月黑風高,山猿呼嘯,虎豹出沒,纖夫就不敢再登岸了。船只只好停泊在岸邊,以待天明再啟航。

“移舟泊煙渚,日暮客愁新”(孟浩然《宿建德江》)和“雞聲茅店月,人跡板橋霜”(溫庭筠《羈旅》)之句的描寫,頗似當年纖夫的苦況與辛酸。

△ 圖源網絡

羚羊山,位于肇慶市市區東南部、西江羚羊峽北岸,與爛柯山隔江相對。峰巒疊嶂,怪石嶙峋,植被茂密,溪水潺潺。東南麓為斷崖峭立,緊迫江岸,高達數百米。主峰為龍門頂,海拔615米。地勢險要,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。

史料記載:明代以前,羚羊峽古道為纖夫踏成,斷斷續續,行走不便。

明正統十三年(1448),肇慶府高要縣(今廣東高要市)知縣陸駒乘船經過羚羊峽,適逢霧雨紛飛,漫天皆白,四處茫茫。他親眼看到纖夫“寒天撐舟,涉足江流”的艱辛勞作。為此,他在古道坑塹上筑橋,以便于過往的商旅、行人、纖夫等行走。

嘉靖四十三年(1564),提督兩廣軍務吳桂芳將府署從廣西梧州府遷到廣東肇慶府(今肇慶市人民政府所在地)。這樣,肇慶府成為兩廣地區(廣東、廣西)的軍事樞紐、政治中心和商品集散地,“商賈輻輳,百貨灌輸”。

萬歷十年(1582),重修羚羊峽古道,改稱為“羚峽旱路”。

萬歷三十九年(1611),鑒于羚峽旱路的重要,陳一龍帶頭倡議集資修筑。他招收民工七十余人,開山鑿石,填坑鋪路,架橋十三座,歷時九個月,使旱路變為通途,更加寬闊順暢,讓官宦、商旅、行人、纖夫等免受寒天冷涉之苦。

△ 纖痕。圖源羚羊山森林公園

陳一龍(1528-1614)

字見甫,號雨寰,別號湖洋逸叟,肇慶府高要縣桂嶺鄉水坑村(今屬肇慶市鼎湖區)人。明嘉靖四十四年(1565),考取第三甲第二百二十五名進士。隆慶二年(1568),授文林郎,任金華府(今浙江金華市)推官,后遷鎮江府(今江蘇鎮江市)同知。萬歷三年(1575),因與權貴道義不合,被罷官。歸于故里后,宏修祖祠,隆助祀典,重修學宮,興修水利,建橋筑路,深受百姓的稱頌。百姓請命,朝廷敕賜“鄉賢”匾額,奉祀于高要文廟鄉賢祠。

至今,還流傳著一個故事傳說。

當年,修筑羚峽旱路的工程量大且資金不足。為了削減工程的造價和節省開支,陳一龍寫下《招工榜文》,張貼在附近四鄉。

《招工榜文》云:

修筑羚峽旱路,招收民工若干名。扶壁去,摸壁歸;六壺燒酒,七碟菜肴,有魚無肉;打開埕口,工錢任抓。善舉積德,造福鄉梓。

附近的鄉民看了《招工榜文》后,交頭接耳,議論紛紛:開山筑路必定要摸著峭壁走動,自己小心就是了。生活的待遇不薄,每餐有酒有魚,且是工錢任拿。這樣的勞動,何樂而不為呢?

后來,應招的鄉民方才知道上當受騙了。“扶壁去,摸壁歸”這句話,不是說施工現場的險峻要摸著峭壁走動,而是天未亮要“扶壁”開工,入夜后是“摸壁”收工。“六壺燒酒”這句話,不是說有六壺燒酒,而是用一只綠色的小壺盛酒。“七碟菜肴,有魚無肉”這句話,不是說有七碟菜肴,有魚無肉,而是用一只畫有魚且是長七寸的盤碟盛裝菜肴。到了發工錢時,擺上一只瓦罐,罐口窄小,只可以伸進兩只手指,手指只能夾上三、四個銅錢。

應招的鄉民明知是上當受騙,但本著善舉積德,回報桑梓,造福子孫,吃虧都算了。他們沒有半句怨言,吃苦耐勞,苦干巧干,一直干到工程竣工為止。

△ 圖源羚羊山森林公園

天啟四年(1624)孟秋吉旦,生員椿齡、孫麟貞等重修羚峽旱路且重新立碑紀念。

原文:

羚羊峽居端城下流,乃一郡之關鍵,而二廣接壤之通津也。第南、北兩岸悉皆崇巒疊嶂,而盤踞水滸,尤多峭巉壁崖,為之閡隔,苦無一線可以通行。其在南岸,率由者罕,姑置勿論。惟北岸連臂郡城,制臺重鎮在焉。微直商賈,往還不絕。而官僚、士庶、軍兵,與凡游宦行旅,無時不泛楫經過。偶遭水漲狂瀾,激石湍急,非假登山系纜,毋由力挽而前,奈無容足地步。稱險阻者,其來舊矣。余生平好修橋道,曩時村落所造。其特細者,要如峽路,可不開之,以為萬世往來之利賴?或難余曰:“此峽固云當開,奈力有幾許?頑石嵯峨,壁立數仞,堅剛宏厚,攻錯難施。弗但工價浩繁,且費用不資。果若何為?自古逮今,詎無好施之豪杰,胡翁易視之耶?”余笑曰:“《傳》稱:‘至誠能贊化。’語云:‘心堅石自穿。’所患者,誠未至而心弗堅耳,世豈有難為之事哉?意者,石辟道通時,如有待于今日。而贊助化工所不逮,安知非吾儒之能事耶?”遂一意庀匠決謨,諏良興役。首從頑石處,繽紛工作,技囂喧轟,計剖力砍。平硉矹,劈嶙峋,逐漸銷磨,日就繩準。復有冷澗十余處,人尤病涉。議市磚架橋,虞潦易圮。輒采山間巨石,疊砌拱跨,以成橋梁。仍將土石,一概鋪張,視磚愈為經久。其他各方,隨勢酌裁,因形區劃。高則損之使卑,卑則益之使高,斷則續之使連,狹則擴之使闊,缺則補之使完,頹則筑之使固。或土或石,各式其用。以甃以鑿,各順其宜。橫直蕩平,視履適如周道。經始于萬歷辛亥仲春七日,迨季秋而竣工。夫以乾坤肇造之厄,而驟通衢于數月間,雖非人之力不及此,抑亦有神以相其成乎?峽之外,故有后瀝一津,行者抵此,非舟莫逾。爰設小航,募夫撐駕。給役田五斗八升,使艤船水口,以渡行人。不取其值,名為義渡。自是而推其利于陸也,往來交遘,不相摩擊矣。乘輿沓至,無虞銜橛矣。其利于水也,操舟逆上,牽夫穩步矣。冒潦安行,前程罔滯矣。我端之宦途士路,頓覺一旦開通。趨帝闕者,行將接如云,而利有攸往矣。夫一舉三利,且以垂于無窮。主翁普施,永濟之心,緣于性好。無俟醵襄,祗自捐家囊,金以千計。董其事者,致仕倉官、族權應鳳初。從弟一夔,與有勞焉。茲用粗述創始事由,以垂于后。

賜進士第,奉政大夫,同知鎮江府事,進階四品服色,世居高要之水坑,湖陽逸叟,八十三翁,雨寰、見甫陳一龍自記。

天啟四年甲子孟秋吉旦,男生員椿齡、孫麟貞重修峽路并豎。

原碑于釣魚上以垂不朽,男鴻臚序班柏齡書丹。

乾隆三十八年歲次癸巳季春上浣,合族重修原碑,生員麟書薰沐敬書。

因年久失修,羚峽旱路早已破爛不堪。

△ 古道。 圖源羚羊山森林公園

清嘉慶二年(1797),高要縣知縣裴盛重新加以修整羚峽旱路,架橋增至十九座,稱為“裴公十九橋”,使羚峽旱路更為完整。

是年仲冬,廣州府順德縣(今佛山市順德區)周賢題寫“裴公十九橋”五個楷書大字,鐫刻在羚峽旱路中段的清風閣摩崖石壁。石刻高5.10米、寬2.49米,就是歷史最好的證明。

到了道光年間(1821-1850),羚峽旱路已經成為官道,官宦、商旅、行人等絡繹不絕。而且,肇慶府已經成為嶺南地區的重鎮,經濟繁榮,商客云集;又是兩廣地區貨物的水運中轉站,謀生和定居的人數激增。

道光十九年(1839)十一月初九,邑人馮馴、梁以時等牽頭重修羚峽旱路。至道光二十二年(1842)二月十七日止,歷時四百九十三天,架橋增至二十四座,路面擴寬至2米,長10公里,全部用大石鋪砌而成。同時,還在旱路中段建造“龍門茶亭”,以方便過往的官宦、商旅、行人、纖夫等喝茶、休憩,觀賞嶺峽風光。

時至今天,龍門茶亭遺址旁側還有殘存的石臺階,一直延伸到西江河邊,不知是否是當年的碼頭。

至今,羚峽旱道還立有《增修羚羊峽橋路碑》。該碑鐫刻于道光二十二年(1842)孟春,高2.40米,寬1.20米,厚0.10米,宋坑石。(編者注:據《西江日報》2012年12月14日報道,該石碑遭人盜掘,現僅存些許碎片。)

△《增修羚羊峽橋路碑》碎片。圖源 西江網

原文:

增修羚羊峽橋路碑

肇慶嶺羊峽,《易》所謂地險也。凡仕宦、商民往來于兩粵間者,道所必經。每當夏潦盛漲,西江之水勢若建瓴,逆流挽舟,合資人力,頹崖斷澗涉者病焉。峽之北岸,舊有徑路,為橋十九,歲久傾圮。遇年,高要紳士馮馴擇其最險之處,先建木橋,以通行人;繼又偕舉人梁以時等,集資于眾,改筑石工,以垂永久。與諸同志共商厥事,記牽路長二萬五千余丈,其中修舊橋十九,筑新橋五,共為二十四橋。始工于道光十九年仲冬,竣工于次年歲杪,凡用銀四千兩有奇。傾者平之,闕者補之,波濤不驚,舟楫稱便。諸紳士以余曾權篆肇慶,乞余為記。余稔如此邦多好善君子,見義勇為,今此鉅工,果能相與有成,使二十里峽路之險,化為坦途。非余好善之誠,見義之勇,有以孚乎眾心哉!《易》曰:“舊坎有孚,維心享行有尚。”蓋重險之地,惟心之誠一,乃能亨通,以出乎險,其功誠可嘉喜尚也。今馮馴、梁以時諸君子,成梁治道,持危扶顛,推其濟物之心,利在一時,即利在千世也;利在桑梓,即利在天下也。其功不與山高水長而俱永乎?余既嘉此舉之有便商民,而更望后之君子,修養廢墜,使峽路永砥平也。□□辭而為之記。

朝議大夫,廣東惠州知府,前署肇慶府事,翰林院編修,京畿道監察御史,常熟楊希銓撰。縣人林于章書丹,彭泰來篆額。

中憲大人,廣東分巡肇羅道兼管水利驛務,前翰林院檢討、卓異侯王云錦。

肇慶府知府、加十級蘇登額,署高要縣知縣呂華賓、張大諸、陸孫鼎,同下教與儲興修禁伐峽石。

襄事紳士梁振華、陳錦揚、唐廷旦、莫京達、黃登華、湯盤斌、馮凱良、梁彬、馮起元、何文彩、胡瑤、周永鎬、宋作卿、黃松年、曾慕顏、葉汝超、邱一楣、喻廷桂、陳芳瑞、龍廣發、梁汝蘅、胡汝梁。 監工紳士陳詣錦、胡□、梁振華、區錦昌、黃登華、梁汝惠、譚麟玉、何起龍、馮沛然、黎槐聲。

肇慶府黃江廠,府城永信店,佛山由巨豐行,梧州有恒店,四新姓名出納總數書碑陰□□□士眾助金名數刻別石段工程始末文籍具經費錄□□□□年次壬寅孟春吉日立石。

區遠祥刻字。

注:“囗”表示碑文字跡不清楚的地方。

民國八年(1919),吳遠基、羅冕主理高要縣闔邑總局事務。

是年,吳遠基、羅冕主持重修羚峽旱路,且立下《重修峽路記碑》,以志紀念。

原文:

重修峽路記碑

牂牁邐迤而東,距縣城二十里許。高峽爛柯,兩山夾峙。江行其中,是為羚羊峽,舊志又名“靈羊”。巍峰插云,懸崖滴翠。山徑盤折,才通行人。牽纜者,旅行者,躑躅其間,如飛鳥度柯葉上。歲久廢漫,榛荊蔽之。而奸民采石,縱橫交錯,崩離阻絕。重尋故徑,或迷不可復識,行者苦之。龍門茶亭為休憩之所,亦即傾圮。今年,余與羅君次唐,忝主闔邑局務。為鳩資召匠,于是全峽纖路、橋梁及茶亭,均修復。工竣附志于此,俾后來者,續有修筑。崎嶇之境,盡化坦途,尤所望也。

中華民國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,高要吳遠基記。

吳遠基(1877-1958)

字俊英,別字幼舫,今肇慶市鼎湖區廣利鎮水坑村人。清光緒二十三年(1897),選為府學拔貢。官內閣中書舍人,署直隸布政司恒裕庫大使,任廣平府曲周縣(今河北曲周縣)知縣、順德府內邱縣(今河北內丘縣)知縣。

羅冕(1865-1923)

字次唐,肇慶府高要縣泰和鄉羅岸村(今佛山市高明區西安鎮羅岸村)人。清光緒二十三年(1897),考中舉人。先后受聘于肇慶府高明縣立高等小學、高明縣師范傳習所、高要縣立高等小學、高要縣立中學等教席。民國二年(1913),任高要縣知事兼高要縣警察事務所所長。

△ 西江 圖源肇慶發布

此外,羚峽旱路清風閣旁側的摩崖石壁還保留著三幅題字石刻。

01

第一幅是“吳聯題字”石刻,鐫刻于清康熙三十年(1691)。

“吳聯題字”石刻高3.60米、寬6.50米,楷書。大字為橫一行,小字為豎兩行,分寫于大字兩側。

原文:

江上清風

康熙辛未,閩中吳聯書。

02

第二幅是“張泉題字”石刻,鐫刻于清道光十八年(1838),高4.00米,寬7.25米,楷書。大字為橫一行,小字為豎兩行,分寫于大字兩側。

原文:

山川秀美

道光戊戌,山左張泉題。

03

第三幅是“彭玉麟題字”石刻,鐫刻于清光緒十一年(1885),高3.80米,寬10.97米。大字為楷書,小字為行書,豎書五行。

原文:

天開靈巖

光緒乙酉秋,軍務稍暇,高要蕭大令丙堃囑題鏟石,衡陽彭玉麟。

△ 圖源網絡

吳聯

號拔庵,漳州府南靖縣(今福建南靖縣)人。因勸說反清名將鄭成功部將歸附于朝廷,授副總兵。時逢降清明將吳三桂叛亂,出征海州府(今江蘇連云港市),大戰洞庭湖,收復岳陽府(今湖南岳陽市),因功授右營游擊。嗣后,帶兵從征于四川、云南、貴州等邊遠地區。十余年間,屢立戰功,升廣西參將。清康熙三十年(1691),授廣東端江都尉。

碑文所說“蕭丙堃”

長沙府善化縣(今湖南長沙市南)人,時任肇慶府高要縣縣令。

碑文所說“彭玉麟”

(1817-1890),湘軍水師創建者,中國近代海軍奠基人,人稱“雪帥”。字雪琴,號退省庵主人、吟香外史。清光緒九年(1883),任兵部尚書,主持兩廣地區防務。光緒十一年(1885),設廣安水軍于肇慶府。法國軍隊進犯諒山(今越南國諒山市),窺伺廣西,坐鎮肇慶府指揮兵事。與曾國藩、左宗棠并稱“大清三杰”,與曾國藩、左宗棠、胡林翼并稱“大清中興四大名臣”。

△ 羚羊山古棧道現狀。 圖源羚羊山森林公園

時光匆匆,歲月留痕。羚峽古道見證了官宦榮耀興衰的歷史云煙,見證了商旅漸行漸遠的匆匆步伐,見證了漁民早出晚歸的點點帆影,見證了纖夫沾滿血汗的深深腳印,見證了歷代爭奪山河的烽火硝煙。同時,它還見證了往來騷人墨客的詩情畫意,見證了滔滔的西江帶來航運的繁榮景象,見證了嶺南古郡肇慶的一次又一次輝煌。

中國成立后,隨著公路的發展和機動船只的增多,羚峽旱路漸漸地冷清荒蕪,被人們遺忘了。

如今,西江還是水運交通的要道,但羚峽古道卻完成了歷史使命。荒草淹沒了砌石,山洪沖毀了橋梁,羚峽古道已經不再輝煌。而陪伴羚峽古道的,只有日日夜夜奔流的西江河水敲打著濕漉漉的礁石,發出蒼涼且悲忿的遺響。

(編者注:羚羊峽古棧道森林公園于2015年11月25日動工建設,并于2016年9月29日正式開園,市民可以踏古道,賞江景,細細品讀千百年來歷史長河中遺留下來的珍貴遺址,去追溯它原來的面貌。)

羚羊山的古跡多不勝數,讓我們一點點去發現、去探究,好好保護這些珍貴的歷史遺跡吧!

注:本文摘自賈穗南著《宋城懷古》, 部分圖片源于網絡

標簽:人文肇慶,羚羊峽古棧道,羚羊峽古棧道森林公園

精彩評論:

熱門文章HOT NEWS
用戶反饋
公式规律料网站